铝模板

肝移植新技术 打败3张病危通知书(图)

发布日期:2021-11-06 21:04   来源:未知   

  “你可以出院回家过新年了!”昨天上午,已连续3年在病房里过年的沈潜先生听到二军大长征医院科副主任傅志仁教授这样对他说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个星期前,41岁的沈潜因患终末期肝病还生活在死亡的边缘,是长征医院的医务人员勇闯肝脏移植手术禁区,在国内首次采用了肠系膜上静脉静脉腔静脉端侧吻合+辅助性脾静脉门静脉吻合的新技术,给他垂危的生命注入了生机。

  15年前的第一次肝脏B超检查的情景沈潜至今还历历在目,报告单上“弥漫性肝硬化”几个字让年轻的他感受到了死神的威胁。从此之后,医院便成为他经常光顾的地方。抱着一丝希望,他不断尝试各种治疗肝硬化的秘方、偏方,企盼着奇迹的出现,可事与愿违,不断在体内复制的病毒毫无止步的迹象,沈潜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4年前,因门脉高压,他第一次被推上手术台,接受了脾切除门奇断流术。近两年,病情进一步恶化,反复出现黄疸,严重的胸水和腹水,先后三次肝昏迷,以至每月都要住院一次,而且出院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沈先生扳着指头告诉记者说,去年下半年,医院先后发出3张《病危通知书》,他知道自己回家的路是越来越艰难了!

  去年年底的一天,当沈潜从肝昏迷中苏醒过来时,望着守候在病床旁的妻儿,眼泪禁不住地流了下来。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他鼓起勇气做出了一个关键的决定——接受肝移植手术。

  然而,术前CT血管成像检查显示,沈先生的门静脉系统出现广泛栓塞,这意味着即便是有血型相符的供肝,也因无法寻找到“门当户对”的门静脉给植入的供肝提供充分的血供,从而使供肝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在肝移植方面,门静脉系统广泛栓塞被列入了手术禁忌。

  傅志仁教授在检阅了大量文献后发现,国际上有报道称,可用供肝的门静脉与受体的腔静脉进行端侧或端端吻合,解决门静脉血流灌注的问题,但是成功率较低,并发症较多。傅志仁决定采用供肝肠系膜上静脉与受体腔静脉端侧吻合,吻合口上方腔静脉缩窄,同时进行辅助性供肝脾静脉与受体仅有正常血供1/5的残留门静脉吻合,这样“双管齐下”便可在有效地降低上消化道出血的发生率的同时,减少对肾功能和下肢血液回流的影响,并保证供肝的血流灌注,从而使之在新的环境中正常工作。

  可是,这一最新的手术方法在国内尚无成功的先例,手术风险较大。做,还是不做?

  “我相信你们!愿意跟你们合作,实现一次零的突破!即使失败了,也可积累经验,让更多的病人因此而获得新生。”沈潜这样表示。傅志仁说,正是病人及其家属对医学事业的充分理解,坚定了医生勇闯禁区的信心。1月14日,由傅志仁领衔的手术小组,经过6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成功地完成了这一国内首例肝移植手术。

  昨天,被获准可以出院的沈先生喜形于色地告诉记者,如今他每顿可以吃下近2两饭,脸上也一改以往的灰黑色,变得红润起来。

  影视演员傅彪日前以肝移植病友的身份来到长征医院肝移植病房,鼓励众多病友“笑对人生,战胜自我,战胜疾病”。图左为傅彪、中为傅志仁、右为沈潜。澳门论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