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木模板

主人被隔离防疫人员带罐头给猫咪验核酸央视网评“宠物被扑杀”:

发布日期:2021-11-16 07:58   来源:未知   

  成都一位新冠病例确诊后,家里的宠物猫被独自关在卫生间里3天。成都高新区疾控工作人员了解这一情况后,带着猫粮、猫罐头上门对该宠物猫采集核酸样品。做完肛拭子后,疾控工作人员还帮它换了猫砂,水盆里更换了干净的饮用水,猫盆放上新鲜猫粮,打开猫罐头作为奖励。

  11月14日晚,成都高新区疾控中心一参与该任务的工作人员介绍,宠物猫男主人为确诊病例,女主人被隔离。进入隔离点后,猫主人告诉工作人员,家里有一只陪伴多年的猫咪,希望工作人员可以上门照顾一下。

  “刚好病例家中要进行综合消毒,我们前期了解到该病例家中有一只猫,因此除了消毒外,还要对猫进行核酸采样。”该工作人员表示,前期,他们先联系了社区。由于不了解猫的情况,还专程到宠物店询问店主,买了猫喜欢的猫粮和罐头。

  11月11日下午5点左右,在石羊街道办的协调下,成都高新区疾控中心协同专业消杀、公安民警等相关人员,一行4人前往保利百合花园小区确诊病例家中进行取样、消杀和宠物猫检测及喂养工作。

  “前期,房主曾告知我们猫被关在卫生间。去的时候我们穿着防护服,刚开始猫有点害怕,但听到声音后就靠过来了。”对方说,因为是肛拭子,担心猫咪不适应,疾控中心还专程邀请了一位经验老道的核酸采样人员,迅速做完了采样。

  半小时后采样结束,消杀人员对所有房间进行第一次消毒。“因为消毒水浓度较高,消毒作业时声音较大,我们担心猫害怕或去舔舐消毒水,所以在消毒前,我们将它关进了事先备好的猫笼里。”对方表示,第一次消毒结束后等待15分钟,消杀人员再次进入房间进行了第二次消毒。消毒完毕,用清水擦拭干净确保无误后再开窗通风。

  这一过程结束后,消杀人员再次进入房间,按照业主的电话指导清理猫砂盆,将宠物猫的食品罐头、猫粮进行投放,并更换了饮用水。“全程猫猫都很乖很配合,走的时候还一直对着我们叫,就像在感谢一样。”她说。

  11月13日深夜,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西市街道防疫指挥部就金凤花园小区“宠物狗被扑杀”一事发布情况通报,但围绕此事展开的争议并未停歇。

  (新闻回顾:主人隔离,宠物疑被扑杀?官方回应:涉事人员已被调岗并责令道歉)

  11月15日早间,@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发文称,支持并呼吁建立全国性的宠物隔离制度:

  生命面前人与动物都应受到平等对待,相关部门应建立全国性的宠物隔离制度;随着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发展,宠物已不单单是一个小动物,而是人类的伴侣、精神的寄托,不应打着防疫的旗号而伤害“家人”;如果对于一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小生命都能下毒手,还谈何人道主义 ,面对同样的情景,我们都应学学成都防疫人员给隔离猫咪送罐头测核酸。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被温柔以待,用爱守护每一个生灵!

  11月13日,当地通报:“工作人员在未与该网民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将宠物狗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并对涉事人员进行了处理,宠物主人和工作人员之间也达成了谅解。

  近年来,饲养宠物并把宠物当作生活伴侣的人越来越多,而防疫期间该如何对待宠物也多次引发关注和探讨。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做法,除了此事中宠物狗被“无害化处理”,此前,还有地方将3只核酸阳性的猫“安乐死”,不少网友深表同情。

  对比而言,年初,上海黄浦居民被隔离,宠物狗可随行,北京大兴则可留一人居家隔离照料宠物;不久前,北京昌平实施了宠物检测后转运专门机构寄养的方案。

  可见,没有绝对的刚性要求对宠物“杀之后快”,但有相对的柔性办法对宠物“因地制宜”。

  此事件监控画面显示,防疫人员手持铁棍敲打“柯基”头部,但行为之前,尚没有主人或宠物确诊的实锤。

  在前述成功管理经验的对照下,这样的做法,有点操之过急,显得一刀切了,小狗哪里错了?隔离不能隔掉温度啊。

  我们知道,防疫工作非常不易,基层压力非常之大。此小区是有阳性患者的小区,高度重视,雷厉风行,是必要的,可以理解。

  虽然,政府和居民有尽快战胜疫情的共识基础,但是,缺乏对“宠物怎么办”新兴问题的共识。特别是“宠物本无事、先行扑杀之”的做法,显得师出无名,疏忽居民情绪,增添社会成本,因此,需要进一步审视。

  疫情之初,国家卫健委专家曾表示,“还没有发现有宠物感染冠状病毒再传给人的,也没发现病人感染了冠状病毒以后,让家中的猫和狗发病的。病毒有种属屏障的,不是随便可以跨越。”

  近期,中国疾控中心专家也表示,“目前有关新冠病毒还没有累积足够的数据,还不能确认新冠病毒是否可以在人和动物间循环传播。”

  即便如此,感染的宠物有污染环境、继续造成传播的可能性,有理由在病毒流调溯源过程中,将宠物纳入其中,这是必要的。

  特别是此例中,不仅操作力度欠妥,而且整个过程是否在法律框架下行事,值得商榷。

  如何在防控成本最小化和宠物主人尊严最大化之间权衡取舍,应多一些周到考虑。

  宠物和“野生动物、家畜家禽”是有所区别的,染疫动物扑杀与此例中宠物被扑杀又不是一回事。

  目前,还没有针对动物感染新冠后的管理细则,应更加审慎决策,不可机械操作,特别要注意基于对生命的尊重,取长补短,采取更加合情合理的方案。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摒弃旧思维,宠物不能被当成畜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是活脱脱的生命,是我们的“幸福共同体”。

  在这样一个新社会问题面前,不同人群的理解,细分法律的滞后,治理方式的刚性,医学领域的欠缺,伦理层面的阻滞,都折射出多维度、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

  一个社会对待动物的方式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文明的程度,相信随着理解的深入、治理的进步、技术的升级,人与动物会更加和谐相处,公众和监管更将相向而行。澳门六合开奖记录